快捷搜索:

内德专栏:“伤”红会,换人“卡”

旺财体育讯:
英超第27轮和联赛杯结束,让我们聊聊本轮发生的那些事儿。
这注定是个奇葩的周末。换不下来的凯帕,西甲的VAR,双红十字会,意甲11分钟的超长补时,没带贡多齐的阿森纳。
比赛并不算精彩,但是看了贼长见识。

【曼联vs利物浦:双红催眠会】
近几个赛季,各类德比其实都不怎么吸引人。赛前阵势大、进攻投入小、比赛肉搏多、最终进球少。赛前宣传片每次都能看得人荷尔蒙飞扬多巴胺激增,仿佛地球生存毁灭就看这90分钟了,但实际看完之后……哦不,半场就足以让你提上裤子。
没法子,在足球越来越功利化的今天,打德比战的首要方案已经不是搞事情,而是立足于不输。而不输的基础就是——不贪功,不冒进,稳稳的控球,量力的输出。毕竟,相爱相杀了这么多年,对手恨不得连自己喝豆腐脑放糖还是放盐都一清二楚。

这场双红会也一样,开场之后双方都旗帜鲜明的掐着对手的七寸。曼联的两个边后卫不助攻,防止萨拉赫和马内插身后;利物浦看到博格巴和拉师傅持球就破坏性拦截,毕竟这二位在索帅上任之后肩负着曼联大部分的作妖任务。
于是,红军红魔联袂贡献出了身怀六甲的比赛节奏,场上贡献出最高冲刺时速的都是队医。第21分钟,埃雷拉受伤下场;第25分钟马塔受伤下场;第31分钟,菲尔米诺受伤下场;第43分钟,林加德受伤下场;拉师傅一瘸一拐的也得坚持,因为更衣室里的双拐都不够用了……
除了拳击比赛,我从未见识过医疗队有如此之高的出镜频率。考虑到曼联赛前在老特拉福德喷洒了大量大蒜水,建议运动医学领域开辟一项新的课题——《论蒜泥在无对抗伤病中的毒副作用》,括弧,课题可以延伸至豆腐乳和韭花酱。

总之,这是一场上半场就灰飞烟灭的比赛。曼联失掉了所有的后手机会,而且亨德森和法比尼奥开始专心致志的限制博格巴。而利物浦的进攻崩的比曼联还彻底,因为倒下的是他们的中枢神经。
近几年,利物浦对菲尔米诺的感情非常复杂。
菲米进球时:菲米能突能抢能传能射,一个顶五个。
菲米不进球时:额……我们还是需要一个正印中锋。
进攻流畅时:菲米前场压迫无可代替,可以就地反抢组织。
进攻便秘时:额……我们还是需要一个10号位。
虽然菲尔米诺非常难以定位,但一旦没了他,你就会发现利物浦失去了前场的反抢、中锋的策应、反击的第一持球点……哎?等等,整个中路进攻怎么都没了?

这就是利物浦的现实,依靠边路打天下,中场中路的进攻数值无限接近于零。而其他球队呢?中路有攻击力、推进力和远射能力的球员,曼联有博格巴和马塔,阿森纳有姆希塔良和拉姆塞,曼城有丁丁和一堆席尔瓦,切尔西靠巴克利和阿扎尔内切,热刺有阿里和埃里克森,就连埃弗顿都有个大狙呢,而利物浦,没有。维纳尔杜姆在射门稳定之前,难以和阿扎尔、斯特林并称英超三大巨臀;法比尼奥作为人类移动之精华,他带球接近禁区你得提前给他估计退防速度;亨德森……他连每赛季进一球的额度都兑现不了。
或许,另一个数据更说明问题。本赛季除了中锋和边锋之外,big6前腰和后腰在各条战线上的进球总数——曼城进了33个,曼联进了29个,阿森纳进了21个,热刺进了17个,切尔西进了16个,利物浦一共进了8个,这还包括米尔纳的点球。

所以,这样的利物浦实在没啥防守难度。马内和萨拉赫一拿球,曼联中卫甚至都敢过去拉过去协防。而且,卢克-肖还冲着林德洛夫摆摆手:“不用过来,我一个人就行。”卢克-肖全场和萨拉赫的1对1的10次对抗成功了8次,把法老防得无话可说。
上半场,利物浦还领先着20%的控球率和两个换人名额,然后这些领先优势下半场都转化成了400 Bad Request,401 Unauthorized,502 Bad Gateway,403 Forbidden,503 Service Unavailable,301 Move Permanently,404 Not Found……
甚至,整场比赛利物浦都没有创造出一次绝对意义上的机会。虽然克洛普接连换上了奥里吉和沙奇里,但场上球员却怀抱着红枣枸杞保温杯,生怕豁出去的进攻换来更加残酷的结局,一不留神被曼联打个反击……菊落一地,满腚哀伤。

最终,利物浦客场拿到了温吞水的一分。2019年开春之后,利物浦全队诠释了什么叫“创业难,败家易”, 在夺冠的压力下,瞻前顾后的红军正在丧失自己的激情,时时刻刻的备战状态反而使斗志和勇气都消磨殆尽。
我甚至怀疑,如果现在问利物浦众将士:“如果人生只剩最后八年,你想干什么?”
他们会回答:“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话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听着实在不怎么带劲……

【阿森纳vs南安普顿:歌颂了艺术之后让我们讨论一下浪费粮食的问题】
这些年,阿森纳的每个赛季都像一部老式的RPG游戏——无论你怎么走地图,要完成的都是那些固定任务。
接手兵工厂之后,埃梅里已经先后经历了初始化金币少、魔鬼赛程伤病潮、豪门对决5-1等常规模式,好不容易熬过了冬季,却等来了更困难的任务:二月的阿森纳。
短短半个月间,阿森纳已经先后输给了本月最强对手曼城和本月最弱对手鲍里索夫,这实在不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上限和下限之间,阿森纳还有太多输球的空间。
好在,欧联一场的3-0大胜让球队似乎找到了曾经的自己。一些熟悉的人,一些熟悉的套路,一些熟悉的虐菜方式。埃梅里也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了试错的空间,所以本场托雷拉、扎卡、姆希塔良、伊沃比、拉姆塞五中场一摆,就是一个字:抢。
没错,南安普顿怕这个。

圣徒的左路防线是喜欢助攻的塔加特和喜欢长传的维特斯高,一旦阿森纳断球,塔加特就是断了线的风筝。右路防线是逆足奇差的贝德纳雷克和没啥纪律性的瓦莱里,只要封堵了贝德纳雷克的右脚传球路线,那八成可以坐收人头。
这事儿你能想象吗?南安普顿的肋部空当在插进了伊沃比和姆希塔良之后,右肋竟然还有空间塞进胖虎,左肋竟然还有时间等着师太前插。于是,阿森纳球员惊奇的发现:南安普顿不仅东二环上没车,而且曾被各路交警重点盯防的黑车司机扎卡也没人管。
那还等什么,来啊,快活啊,京郊的20一位20一位,上车就走上车就走哈。

上半场的阿森纳,踢出了近几个月以来最流畅的45分钟。扎卡调度的科学,两翼前插的机灵,中场拼抢的积极,早早的两球领先,唯一的不和谐因素竟然是罗宾进球之后跑到场边和蝙蝠侠疯狂庆祝,而扎卡只能在一旁孤独的发光发热。

不过,这种局面只维持了半场。下半场南安普顿改成了4-3-3之后,生态环境就不那么良好了。圣徒三前锋开始逼抢阿森纳后场的持球人,严重限制了传导球的准确性。然后,全世界阿森纳操着5000多种不同语言默念:“换大眼,换大眼,换大眼……”
终于,球迷的诚意感动了上苍。埃梅里的眼光微眯,选择了贡多……厄齐尔。
问:两大控球传球大师都在场上,两大中锋都前方,兵工厂集结出牌面实力最强球员,会发生什么?
答:由于烙饼频率过高,导致前锋肠胃功能紊乱。
于是,下半场阿森纳的剧情就一个。
厄齐尔:我投喂!
拉卡泽特:太简单,不会踢。
厄齐尔:急需刷出数据。
奥巴梅杨:不给。
是的,两大神锋今天谁都没带宝剑,一人一把打铁锤,快乐的xjb挥舞,火花四溅。

最终,阿森纳用6-0的机会挥霍出了一场2-0的胜利,两轮比赛在曼城、曼联、利物浦、切尔西的共同帮助下,重新回到了前四。
剩下的问题,就是在大咖们都归位之后,如何把这种流畅保持下去,以及解决吐饼的问题。那么,怎么才能让厄齐尔重新化身厄祖?
根据我多年看阿森纳比赛的经验,捷径就仨字:
买吉鲁。

【切尔西vs曼城:还有人记得曼城夺冠这档子事儿吗】
谁也没想到,从开季争冠到滑落第六,萨里家的意大利炮只用了半年就打没了弹药。
现如今,扎中锋、坎边锋、若日永恒、4-3-3万能、曼彻斯特6-0已经成为绑在萨老爷子身上的五宗罪,大家早已忘了他初入英超时的惊艳,只觉得他像一部韩国八点档苦情剧:一边在比惨的道路上不断刷新着下限,一边克服一切困难坚持和干儿子谈恋爱。李荣浩老师甚至专门为这场景写了首歌——“戒了烟我不习惯,没有你我怎么办。”
不过,这场联赛杯决赛已经变成了成功成仁的分水岭,萨里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战术板,到蓝桥博物馆拿出了球队珍藏的武林秘籍——防守反击。

于是,切尔西改变了上一场和曼城对捅的打法,三条线都落了低位。埃默森和AZP几乎不助攻,坎特和巴克利分别堵住肋部。上半场切尔西甚至有些“防而不反”的意思,前方就留着死亡三小靠个人能力搅和,而且主要目的也不是进球,而是压制曼城的两个边后卫助攻。
事实证明,一旦切尔西放下一代宗师的架子用了乌龟王八拳,那对手真就没辙。本赛季场均有17次射门的曼城,上半场只完成了4脚打门。
瓜迪奥拉失算了,上一场的金六福打翻了友谊的小船,本场萨里再也不会和你共话艺术人生。所以,BD双席和德布劳内同时首发,就显得有些用脑过度,因为对面的蓝军已经以板砖为矛、井盖子为盾了。
虽说阿布当年是为了追求美丽足球才带着石油天然气储备落户英伦的,但是这些年蓝军的成功首先立足的都是防守。而防守之后呢?
杀当闪,闪当杀,赵子龙说了,能进能退,方为法器。所以大家请看——上一秒在自家球门前抢断斯特林、下一秒就到对方门前接应阿扎尔的传中、110分钟还生吃了替补上来的萨内的八肺能力所有者——恩戈洛-切尔西中场特么只有我一个-坎特。

其实,本场的切尔西,无论是战术设计还是球员执行力,都非常见功力。甚至连萨里的换人都脱离了常规套路,招招致命。
第一次换人,奥多伊上场,左右两路都开始混不吝,逼着曼城两翼后退;第二次换人,奇克上场,传球加了八倍镜,曼城也不敢打纯高位;第三次换人,伊瓜因上场,禁区里加支点,暴露曼城的平均身高;第四次换人,卡巴列罗站在场边,准备换下已经两次抽筋的凯帕。
然后,众志成城迎接点球大战的剧情开始了一段神奇的跑偏。本应该默默走下场的凯帕,突然开始手舞足蹈指点江山:
“老子没受伤!”
“卧草全是装!”
“任你怎么说!”
“就是不下场!”

你见过在商场里抱着玩具满地打滚的熊孩子吗?就是那场面没跑了。当爹的萨里已经一怒之下走向更衣室;当娘的佐拉一边觉得真丢人啊,一边耐着性子的呼唤凯帕;卖玩具的第四官员举着牌子一脸懵逼;剩下的围观群众全程看戏。
于是,一场独角戏唱出了堂会的热闹。这时候萨里只有三种选择:
选择一:把熊孩子强行拽走。但教练不能进场。
选择二:让孩子他哥劝劝。但AZP掉线了。
选择三:叫保安。额……当我没说。
所以,当第四官员再一次询问“这玩具你们到底买不买”的时候,爹妈商量了一下,最后含恨掏出了钱包。在全世界观众的注视下,当了一回惯孩子家长。

到这会儿,切尔西人心已散,点球大战已经输了一半。而另一半,在第一轮罚完也输掉了。

若日尼奥的跳跃式点球法据说来源于中国某中学女子足球队的教学片,熟悉他的门将都知道等他跳完再扑就好。而且据羽则分析,若日尼奥如果跳起来之后往左边踢,可能根本站不住。

而曼城首球则派上了京多安。真的,罚点球这事儿什么教学都没用,万能法则就一条——家中常备德国人。
虽然凯帕奋力扑出了萨内的射门,但一支失了魂的球队不可能赢下点球大战的。五轮对决之后,斯特林迈出了心理建设的一大步,罚中了决定胜负的点球。
最终,曼城夺得了联赛杯冠军。好吧,这事儿已经不重要。因为全世界球迷心中只有一个疑问:萨里换下凯帕,是否真的仅仅因为伤病那么简单?
我大胆推测,并不是。刚刚做出换人决定时萨里也许考虑的是凯帕受伤+战术奇招双重因素,但在凯帕表示自己没问题时候萨里和佐拉仍然招手让他下来,就是战术调整无疑了。原因主要有三点。(以下均是个人猜想,切尔西球迷见谅)
A.正常情况下,如果主力队员疑似受伤后表示自己没事儿,主教练会收回换人而不是暴跳如雷。
B.直到比赛结束,萨里依然攥着一个换人名额没用。
C.数据统计显示,卡巴列罗的职业生涯中扑点成功率高达40%。
如果你回忆一下近几年卡巴列罗的表现,就会记得上赛季的英格兰足总杯第5轮,是卡巴列罗扑点救主;本赛季的季前赛,也是卡巴列罗在点球大战里帮助切尔西战胜了国际米兰;再往前数,卡巴列罗代表曼城两次在欧冠中面对点球全部扑出;再往联赛杯上靠,2015-16赛季的联赛杯决赛上,卡巴列罗一场比赛就扑出了利物浦的三个点球。
再加上卡巴列罗是曼城旧将熟悉老队友套路这事儿,基本可以断定,萨里就是想换上卡巴列罗扑点球,这是他憋了120分钟的大招。

所以,没人知道当时已经暴走的萨里是如何从更衣室门口又走回到教练席的,愤怒、尴尬、无奈、落寞,心中有火,手里没烟。然后半小时之后,60岁的他决定帮着那个24岁的愣头青打圆场,向媒体解释这是一场误会。
是的,老爷子为防止事态扩大化,所以选择自己揽了责任替凯帕挡口水。即便,这只是凯帕单方面的误会。
那么,如果这锅萨里不揽呢?
作为参考,不愿替补上场的特维斯被曼城雪藏了半年,不服从调整的卡利尼奇被驱逐出了克罗地亚国家队。两军对垒,不服号令,按律当斩,就这么简单。在换人方面,教练就是球队的绝对领袖,就算他决定换上一只比卡丘,作为球员也得老老实实接受。
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萨里的表现让人肃然起敬。
即便如此,英国各家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媒体依然打出了这样的头版标题。
《泰晤士报》:切尔西杯赛决赛兵变。
《i体育》:凯帕乱来,萨里坚称自己仍在掌控球队。
《卫报》:混乱的切尔西。
《每日镜报》:革命了。

这真是一场惨烈的比赛。
直接受害人萨里,失了面子,得了人心。
间接受害人AZP,大家终于发现这个队长其实是靠着工龄混上的。
永久受害人凯帕,这个污点得在他的档案写一辈子。
无辜群众瓜迪奥拉,拿了冠军竟然都上不了头条。
总之……活久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